傍上小米是好主意?实用主义到极致的TCL难道忘了乐视贾跃亭?

万博manbetx官方网站袁创01-09 17:37

1月6日,TCL集团宣布了小米的入股以及双方达成的战略合作;就在同一天,TCL集团投票通过了剥离终端业务的重组方案。李东生宁愿背负“侵吞小股东”利益的骂名也要重组,究竟意在何为?重组后以华星光电为核心的TCL集团真的会一帆风顺吗?与手机巨头小米的合作真的能造成“1+1>2”的效果吗?

TCL小米重组意在抬升股价

1月7日,TCL集团的资产重组方案获得股东大会表决通过。在重组完成后,上市平台TCL集团将只保留半导体显示、材料及产业金融业务。

这次的重组旨在为上市平台TCL集团“正名”。过去,大家会把TCL当作一家典型的彩电厂商。相信这种看法在资本市场也是相当普遍的。但实际上,在TCL完成了对华星光电的收购之后,最近三年,在上市平台TCL集团中,华星光电的占比均超过80%,净利润占比超过了90%。在此次交易完成后,若从2017年全年的情况看,TCL集团的净利润率就将从重组前的3.17%大幅提高到10.5%;而从2018年上半年的数据看,净利润率也将从3.23%提高到7.36%。
华星光电武汉项目

华星光电武汉项目

除了实际利润上的增厚,华星光电本身主打的半导体显示等高科技行业也是目前资本市场追逐的热点。TCL集团剥离的终端业务被卖给了李东生的TCL控股。这实际上就是一次“左手倒右手”的操作,目的就是为了让华星光电的业务在TCL的上市平台中独立存在。

之前,李东升曾两次尝试分拆华星光电单独借壳上市,但都由于监管问题而以失败告终。这次的剥离终端业务终于“逆向”达成了华星光电在资本市场上独立的目的。而这种将华星光电这个相对被资本追捧的“优质资产”单独放到A股市场上融资的手法,可以说是资本市场的常见操作。目前TCL集团的滚动PE为10.68,低于面板行业公司京东方的21.4和深天马的16倍PE。所以重组完成后TCL集团有望翻倍。而且,李东生为重组造势的时候还特别强调了TCL集团的“科技”属性。

重组的效果还是有的。虽然自从重组宣布的2018年12月以来,TCL集团的股价上涨不多。但是已有包括广发证券、中信建投、光大证券在内的多家券商发布了“建议买入”的研究报告。

行业周期下行,华星光电前途难卜

但是华星光电的主业面板业务目前也正受到行业下行周期的影响。

华星光电的出货量目前在业界排名第五。它比较有优势的领域是在55吋电视面板领域,市占率排名全国第一,世界第二。但是首先,当前的彩电市场已经显露了疲态。根据中怡康的数据,2018年1-10月,中国彩电市场零售量为3692万台,同比下降2.3%,零售额1137亿元,同比下降11.1%。市场研究机构WitsView预测,2019年电视出货的平均尺寸还会继续保持增长,大屏化是未来的趋势。按照这个趋势,到2020年,80英寸以上的电视会成为人们消费的首选。目前主打55吋电视面板的华星光电在行业的转型升级中能不能持续保持优势还是未知之数。

另一方面,电视的消费和房地产的销量是紧密相关的。国家统计局最新的数据显示,2018年1-11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的同比增速已经收窄到了1.4%。中金公司近期发布的房地产研究报告预计2019年房地产销售将显著负增长。受到房地产市场的拖累,在2018年已经负增长的彩电市场将在2019年经历真正的寒冬。“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作为彩电上游供应商的华星光电的业绩前景也难言乐观。

除了需求端的下降,未来2年中国面板市场还面临供大于求的窘境。根据目前各家厂商的规划,未来几年的面板产能都将陆续增长。一面是需求的潜在下降,另一面则是行业供给的持续上升。两面挤压造成的面板价格下降将会给华星光电的财务带来不小的压力。

目前华星光电已投产和在建的生产线共有6条。其中,已经满产的有t1、t2.、t3三条生产线。其中前两条是8.5代线,主要负责生产华星主打的55吋面板;t3是6代LTPS生产线,主要针对智能手机和移动PC的面板。剩余的三条生产线中,AMOELD六代线将于2021年上半年投产,而针对大屏面板的11代线已于2018年11月投产,同样针对大屏的t7刚刚开始动工。

华星光电t7项目

华星光电t7项目2018年11月14日正式开工

短期内,华星光电不会再投资新生产线,所以未来三年融资需求应该不大。万博manbetx官方网站查阅TCL集团三季度的现金流量表发现,它的投资活动消耗了大量现金流,前三季度投资活动累计现金流流出高达600亿元。这部分流出短时间内会给公司带来压力,未来如何并未可知。

傍上小米是个好主意?难道忘了前年的贾跃亭?

观察华星光电的生产线布局,我们知道它的下游行业不仅包括彩电市场,还有智能手机市场。

根据中国信通院最新发布的研究报告,2018年全年中国手机市场出货量同比下降15.6%,2018年12月出货量下降16.3%。而根据调研机构IDC的报告的预测,2019年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也仅处于持平状态。

不只是整体市场下滑,曾经在整体市场下滑中获得头部效应加持的巨头们也纷纷遭遇滑铁卢。苹果CEO库克在1月2日的致投资者的信中,将公司2019财年一季度的业绩预测大幅萧条。这是苹果公司15年来首次大幅下调业绩预期。而苹果公司超过100%的全球营收降幅都发生在大中华区。无独有偶,最新公布的三星电子四季度业绩大幅不及预期。除了智能手机销量停止之外,三星的存储器需求也受到来自中国智能手机市场下滑的影响。

恰恰在这个时候,TCL选择了一家智能手机巨头合作。1月6日,TCL集团公告了与小米在智能硬件领域的合作。而从雷军微博提到的“大家电”来看,双方的合作应该重点是在彩电领域。而结合TCL重组方案对终端业务的剥离,TCL集团和小米的合作实际上就变成了华星光电这家面板供应商与一家互联网电视厂商的合作。

与小米的合作不由得让人联想起当初TCL和乐视的合作。

2015年底,乐视的经营问题已经充分暴露了。TCL在那个时间点上选择与乐视合作最大的可能就是要借乐视的互联网概念来提升自身的估值。合作宣布后的2015年12月14日,TCL集团的收盘价为3.84元。但是直到2017年7月,TCL集团的股价都并没有什么起色。后来在2017年底,TCL集团的股价曾短暂冲到了5元以上。但是这应该同乐视无关了,因为贾老板在7月已经“下周回国”了。

雷军贾跃亭李东生

2018年以来,TCL集团股价一路走低。最终,李东生只能选择把上市平台留给了自己的最优质资产华星光电,借以抬升股价。

不过,这一次合作同样没有那么顺遂。1月8日,刚刚与TCL集团达成合作的小米遭到摩根大通降级至“中性”,目标价被下调至10.5港元。小米股票暴跌7.67%报收11.08港元,创下上市以来新低。小摩的降级相信也不需要太多的理由,因为苹果的股票都已经大跌了,还在模仿苹果的小米又怎么可能稳住股价呢?

当然,雷军不太可能是贾跃亭。但是,未来三年的彩电和智能手机市场可能比贾跃亭跑路之前的情况还要更糟,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一切从眼前实用主义出发的TCL准备好了吗?